SheAspire-Your Life, You Decide ! GROW SHOP
購物車(0)訂閱電子報作家後台
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,由妳決定-SheAspire-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
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,由妳決定-工作專題 SheAspire女性人物工作專題
條通媽媽桑席耶娜 「一輩子待在林森北路是我的志願!」 / SheAspire StacyHuang
2018/06/05 / 瀏覽次數 (78042)

         午後的陽光灑在街道上,往來行人的影子拉得好長,但林森北路上店家的門扉還緊密著,低矮的屋簷、有點褪色的店招,像是白天的灰姑娘,隱身尋常百姓家。待夜幕低垂,如同仙女棒輕輕一揮,灰姑娘轉身成為閃亮耀眼的仙杜瑞拉公主,此時,條通商圈風情萬種的夜生活才緩緩展開:小店拉開門、點上暈黃搖曳的燈光,慵懶的輕音樂招喚著工作一整天的商務客進門安歇,婀娜多姿的小姐們巧笑倩兮,在杯光斛影間釋放客人的疲憊與壓力。酒過三巡,客人對著紅粉知己娓娓訴說著不輕易出口的心情,「這裡除了賣酒,我們還賣友情。」媽媽桑席耶娜說,至於如何與客人應對進退,成為紅粉知己,就各憑小姐們的工作本事。

        Bar Nine的媽媽桑席耶娜在條通商圈已工作13年,除了經營「日式酒吧」,她也是「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」會長,所謂「五木」,指的就是「林森」北路的意思。談起條通商圈,席耶娜口中充滿驕傲:「全台灣應該沒有像條通這樣多特色店家、這麼國際化的商圈了吧,我們其實就是台灣的蘭桂坊呀!」

        香港的蘭桂坊是馳名國際的夜店街,台灣的林森北路,雖然也以夜生活聞名,卻讓人多了一點遐想,「說到在林森北路工作,一般人的印象就是穿著薄紗、被客人灌酒,然後月入數十萬。」席耶娜打趣地說。我心裡OS:「難道不是這樣嗎?」她接著又說,「可是我們店裡的小姐是不能摸的,我完全不會喝酒,一杯就倒,再說也沒有月入數十萬這樣好賺呀!」席耶娜一一破除刻板印象。


▲不同於一般酒店媽媽桑的席耶娜,帶給人們看待條通與酒店文化的全新觀點(照片來源:條通協會粉專

        什麼?資深媽媽桑居然酒量這麼差!?讓人不禁好奇「酒店小姐」真實生活的樣貌,席耶娜以自己為例,說起入行始末。原來,當初她曾是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,奢侈品鎮日環繞,養成她非名牌不可的消費習慣,漸漸累積卡債,不堪負荷;加上兼差直銷業,發覺上當被騙後,她一方面認賠收手,另一方面阿莎力自掏腰包買回下線們堆積如山的產品,財務黑洞越滾越大,走投無路,只好「下海」還債。

      「我做了好久心理準備,應徵當天還問媽媽桑,如果要出場的話,可不可以挑帥一點的?沒想到媽媽桑回答:『想被帶出場?妳是不是走錯店啊?』」席耶娜日後才知道,她入行工作的,是所謂「日式酒店」,不同於印象中的「台式酒店」,「後來我回去跟以前專櫃同事說,我每天就是穿得漂漂亮亮陪客人聊天,就是沒人相信我!」

       席耶娜解釋「台式酒店」與「日式酒店」的異同,也可以一窺小姐迥異的工作型態。林森北路以南京東路為界,以北多台式酒店,以南的「條通地區」則多是日式酒店。台式酒店多包廂制,店內隱密程度較高,一踏進門,門邊站著兩排小姐,環肥燕瘦,任君挑選,台式酒店依鐘點計算費用,小姐對男客的慾望較能直接滿足。日式酒店店內為開放式格局,是日本客人談生意、放鬆,或者是談戀愛的場所。帶位後小姐奉上熱毛巾、水果、酒與杯,陪坐聊天,無關性交易,日式酒店依酒計價,小姐並無額外收費。在日式酒店上班還有另一項附加價值:學日文。因為八成服務日本商務客,新進小姐須以口說日文無礙為基本門檻,「若完全不懂日文,至少得先練三首情歌才能上場。」但也不必太擔心,席耶娜說,「客人就是日文老師,乾掉沒話聊的時候就拿日文課本出來『語言交換』,通常兩三個月程度就可以通過正式日文檢定了。」



▲座落條通一隅的Bar 9,店裡是什麼樣的風景呢?對不少日本人而言,下班後到酒店小酌是稀鬆平常的事,但台灣人對酒店卻有許多不同的想像(照片來源:Bar 9粉專

        雖然當初進入酒水業是債務所逼,但個性活潑、愛聊天交朋友的席耶娜很快便如魚得水,喜歡上新工作,「真恨不得自己十八歲就入行。」問席耶娜是否想過要脫離林森北路,回頭做「正常」工作?她爽快地回答:「希望能一直做到七十歲,我把這裡當成終生職業。」她分享有一次到日本旅遊,朋友約她到隱藏在大樓內的小酒吧,老闆是一對頭髮花白的七旬老夫婦,只見老太婆一面叼著菸,一面為客人斟酒;吧台邊的老先生則是一邊和客人聊天,一邊準備下酒菜。「像一家人一樣,氣氛好溫馨,我老了也要當這樣的媽媽桑。」

       竟然發願以待在林森北路為終生職志,到底這兒有什麼引人入勝之處?席耶娜正色道,「我受條通許多恩惠,從一身卡債的小姐到現在擁有一家店,能照顧夥伴,一路上碰到很多貴人。」她說,幸運地從第一間工作的日式酒店開始,就有很正面的同儕,「有兩位大姊每天上班空檔就計算進帳多少、目標距離多遠,果然存到一個數目、買了房子,她們就徹底離開這條街。也有友伴賺夠了自立門戶當老闆娘,像我是碰到好客人,願意投資我開店。」席耶娜笑著說,現在的條通已經沒有「逼良為娼」的戲碼,做什麼都是你情我願。小姐們工作時間大約六小時、收入高於一般上班族,陪客人喝酒聊天、見識人生百態、聽聞五花八門的故事、學習日語,甚至進修茶道、花道,「這是很棒的打工選擇呀!」

       但並非人人都像席耶娜這樣幸運,在光照不到的暗巷中,小姐們酗酒的、吸毒的、賭博的、染病的、自暴自棄的,所在多有,「我有一個學妹,人長得漂亮,十幾歲就入台式酒店,後來一直輪迴進出各家台式酒店,每天被灌醉,她覺得做這一行很累、充滿罪惡感,但又無法回去上白天的班,很痛苦。」席耶娜說來不勝唏噓,接著又堅定地說,「重要的是理解自己的工作,並且設定目標。」她分享,如果掌握這份工作的價值,就能樂在其中,學習精緻細膩的待客之道、觀察人性、廣結善緣,都有助於脫離這個圈子後,成功從事其他行業,或好好經營自己的人生。



▲席耶娜透過夜行條通,為大家解開條通的神秘面紗(照片來源:條通協會粉專

        那麼,席耶娜的目標是什麼呢?她回答得胸有成竹,似乎早已思考過這個問題,「以前,單純希望每個來店裡的客人,都有收穫,人生都因為這家店有點兒不同。」可能是結交同樣來自日本、但素不相識的朋友;可能因為聊天中一個起心動念,做出不一樣的決定,例如結婚離婚、職涯轉換;或者只是一個舒適放鬆的夜晚,享受冰涼的威士忌,能元氣飽滿再戰明天。席耶娜說著,「但現在,重心會放在『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』。」

        早期條通有600多家日式酒店,近來因為日本經濟不景氣,商務客不再以公款預算喝酒消費,酒店大多轉型餐廳。席耶娜希望保存多元的條通文化,她出任「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」會長,希望帶領大眾見識條通的巷弄風情,「喝酒的地方除了熱炒店、錢櫃、洞次洞次吵雜的夜店、安和路裝潢高檔的Bar,其實條通的日式酒店也是一種選擇呀!」她揭開條通的神秘面紗,幫忙一起策劃「條通藝術季」、「親密小劇場」、「夜行林森北」等活動,臉書上也不時揪團光顧男公關店、第三性公關店等不同類型的酒店,彷彿親切的大姊吆喝同事們下班聚餐喝一杯,讓人忘卻「酒店」的負面標籤。

        為了「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」,席耶娜四處開說明會、辦活動、帶團參訪,不免引來一向自掃門前雪的店家非議,「日式酒店通常很低調,越是低調越能吸引注重隱私的商務客上門。」但她這次豁出去,仗著與大多數客人十幾年交情,體認到自己從來不是端坐店中、典型雍容華貴的媽媽桑,她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,站出來推動改變,「近來白天有一些年輕人在附近走動聚會,我都覺得好感動!」她知道也許十年、二十年後才能看到真正的改變,但有什麼關係呢,媽媽桑席耶娜早做好準備,即使白髮蒼蒼都還要在這兒經營酒店。

       為了條通的未來奮鬥一輩子,突然覺得,這是一個好美麗的承諾。


【相關連結】
✎Bar Nine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ar9tw/
✎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ivewoodstreet/


【她渴望SheAspire】
❤最新女性活動:http://www.sheaspire.com.tw/p12-teacher.php

影片|Bar Nine媽媽桑-席耶娜:如何讓工作成為人生成長的助力?

 

StacyHuang
佩蘭生物科技史立秀 溫婉的鐵娘子風範
丹鳳高中宋怡慧老師―以閱讀為信仰,讓生命越過幽谷!
音樂社工賴儀婷 帶著吉他靠近你
公益畫家劉育蓉 以畫之名
崔永徽 真正蘭嶼故事《只有大海知道》
呂欣潔 行走在荊棘般的平權之路
《十二夜》導演Raye 以影像打開每個人的「開關」
李嘉慈 最給Liv的女人
人物週刊: 工作專題   財富話題   美麗話題   健康專題   幸福特輯   公益特輯  
She Aspire她渴望 妳的生活,由妳決定-最新專欄